Clendiase

摸一个荷兰弟!给你虫打尻!!!太太太太可爱了吧!!!!!

一周(?)前的摸鱼...咸鱼学习中......

不知道上的什么色(其实想走少女感十足的路线)....色感已死qvq(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姿势有参考照片


Amuro:Akai,快跟上!




*沙滩透




*关于裤子,画了半个小时的迷彩花纹简直没眼看...然后....我作弊了.......orz




*第一次板绘黑皮天使,没画太丑真是太好了。

休假中的公安先生。
耳朵上的东西是因为想起了雪名,瞎画上去的…
元旦快乐!!!
p.s.我好像习得了越改越丑的奥义orz……

最近画人物画到头发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画了自己的发型
我真是太喜欢这个发型了
偶尔也会想想要是自己有一头长发(中等的)就太好了,不过最终大概还是会剪短orz
p.s.圣诞快乐,提前地。

摸了个鱼。画了个跟自己最近发型很像的女…女孩子(?)
p.s.这些贴纸好好玩啊哈哈哈哈哈哈

<赤安>背包

*清水

*好像推了很大一个锅,纯粹瞎搞,对不起我有罪orz

东京的三月,吹来的风裹挟着微寒与潮湿的水汽。东京的街头,人头攒动,安室透坐在驾驶座,等待红灯跳绿。这原是无事而悠闲的一天,却在无意一瞥过路行人时,被打乱了原来的节奏。

「赤井秀一?!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对,这个带着黑色针织帽,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正是安室恨之入骨的敌人,而让安室更无法移开视线的,是赤井背后的那个黑色背包——那里装着安室仇恨的根源、永远无法泯灭的伤痛。

那是三年前的事情,身为FBI搜查官的赤井秀一和身为日本公安的安室透被派遣到以酒名为代号的神秘组织作卧底,与安室一同前往的还有组织代号为苏格兰威士忌的“那个男人”。出于互相了解真实身份且常被安排一同执行组织任务的原因,身处犯罪组织,常拿自己的性命做赌博的三人间的羁绊许比表现出来的更加深刻。安室从没想过赤井会背叛他们,直到他眼见到“那个男人”倒在墙角,鲜血顺着那把黑色步枪滴落。

赤井回头看着听闻枪声赶来的安室。“为什么…”,他的声线在颤抖,即使是训练有素的日本公安精英,也掩饰不了惊愕和惶恐。

“他是叛徒。”赤井的眼神像寒冬的雨滴,一丝丝冷彻地渗入心脏。

.…..

“嘀嘀嘀!!”车后传来司机不耐烦的喇叭声,安室才从恍惚中挣脱,绿灯早已亮起,而眼前的男人已然走远,他下意识地攥了攥紧方向盘,踩了油门。安室知道赤井去哪儿都会背着他的背包,在安室看来这就像是对待自己极其珍贵的宝物,而背包里装的却是那把杀死同伴的黑色狙击步枪。安室想知道,他到底有多少次扣下扳机,干脆得不带一丝情感;他到底有多少次将枪口指向目标,无论敌友;他到底有多少次在瞄准镜中看着目标倒下,冷静地收拾起他的背包。如果可以,安室真的希望能将他的背包,那始终装着上了子弹的狙击枪的背包扔进大海,让这背包永远消失,永远。

凭着对赤井去向的记忆,安室过了红绿灯后拐入一条小路,没开多远就看到那个黑色的身影撬开一座废弃大楼的后门,没入暗不见光的楼道里。安室没打算掩饰自己的行踪,在路边停了车立马跟上去。这是一座不起眼的灰色大楼,在平常人眼里只是面临拆除的废弃建筑,但是安室知道,这里的顶楼,为狙击提供了良好的庇护。不出意料,安室跟着赤井上了顶楼平台。

“你来干嘛?”赤井没有回头地问,“在路口就看到了你的车。我今天不是来与你为敌的,请你不要来干扰我执行任务。”

“三年前出事后你就从那个组织消失了,”安室攥紧了拳头,“怎么,怕我报复你吗?”

赤井默然。

“说话啊!FBI!”安室忍不住冲上去拽起赤井的衣领,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你是我最不想成为敌人的人。希望你不要弄混了谁才是真正的敌人。”

“那你呢?你杀死苏格兰威士忌的时候分清谁是真正的敌人了吗?!!”

“零,你听着,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我若是这次任务失败了,你将无法继续在那个组织呆下去,苏格兰的死也就毫无意义了你知道吗?”

“你说……什么……?”「难道……三年前的事,他对我有所隐瞒?」

“你快离开吧,我会去找你的。”赤井背向安室,走向选定的狙击位置,打开了他那黑色的背包,那个装着死亡的背包。

三天后的下午,以普通人身份现身的安室在咖啡厅里打工,手机不经意地突然响起,是一条短信:八点,办公大厦顶楼。想必是赤井发来的,这天正值周末,办公大厦空无一人,而八点夜幕笼罩,是会面的好时机。

当安室来到约定的地点,赤井早已在那儿等候,依旧不忘带着他的背包。

“FBI,你不是来解释的吗?为什么还带着你那可恶的背包?那里面一定装着上了子弹的步枪吧。”安室不怀好意地嘲讽,无法说服自己关于三年前的事件,赤井的行动是为了自己。

“那你呢,不也带着手枪。”赤井冷冷地回应,“我说过,你是我最不想成为敌人的人。”

看着安室警惕而质疑的眼神,赤井叹了口气,说,“三年前,‘那个男人’,也就是苏格兰威士忌,他从公安系统里窃取了一份全球间谍名单的文件。由于他的身份被组织怀疑,他决定将这份名单去除自己的名字后,交给组织上层以换取信任。”

“你说谎!公安的系统从来没有被入侵过,作为日本公安的我比你这个FBI清楚得多!”

“被同为公安的内部人员窃取了机密这种丑闻怎么可能传出去,况且这份名单关系到全球秩序的平衡,如果败露,势必引起相关实力集团恐慌。”

“.…..这就是,你杀人的原因?”

赤井别过头,“当我销毁那份文件后,我听说‘那个男人’在生前将那份文件交给了另一个人保管,便伺机逃离那个组织,寻找这另一个人的下落…….”

“然后,杀了他?”

赤井没有说话,默认了这一事实。

安室冷笑了一声,“你这个杀人魔。”

“你又能好到哪里去。”赤井望着他,“我们早已深陷泥潭。”

“.…..”

“零,摧毁这个组织所需要的那颗银色子弹,在我以后,就只能是你了。”

“……什么……意思……什么叫‘在你以后’啊!你打算逃避不管了吗?!”

赤井卸下背后的黑色背包,交给安室,里面,是沉甸甸的狙击步枪,然后走向了出口,不再回头。

“喂!赤井秀一!你回来!说清楚!!”安室朝着赤井的背影大喊,却毫无挽留的余地。

一个月后,新闻里播报在来叶山山路上的一辆爆炸的车辆里,有一具身中数枪的头戴针织帽的男性焦尸,案件正在调查中……